Anyway.FM 设计杂谈是一档播客节目,由 UI 设计师 JJ Ying 和 Leon Gao 主播,我们的目标是让你的听觉更懂视觉。

Anyway.Hot 安妮薇热评
时间范围 近期 历史

秋阳
【新的评论区十分不适合长评】

昨夜海棠艳枝头,今日雨倏寒意秋。
莫待阴郁复霁久,新醅能饮一杯否。

首先,祝永远湿货永远温润我心的我台生日快乐!
(毕竟 7 周年了,就算没搞个新页面也留个留言的地方啊 ほら)
Anyway,向各位致以我最诚挚的祝福。

今年毫无疑问是我人生中「空落感」最为深重的一年。这起源于持续不断的疫情,无聊且无法逃避的生活,被限制着的、隔着一层可悲的荧幕的情感联系,以及一次又一次被打消的对自由的渴求。我不知道是否在”寒气“被点明之前各位就早已感受到不适,但毫无疑问,这确实是个多事之秋。
但是正如 JJ 老师在简介里所说,在「随性而愉快」的氛围的「挑动」下(我就想用这个词),生活似乎反而变得没有这么糟了。或许,不需要深远寄托,也不需要华丽辞藻,在缓缓到来的此刻,我们只需要拥有自己的心情,拥有炽热的情谊和轻松的氛围,这就够了。

然后,让我们替今日的寿星许个愿吧(笑死)
生日快乐,安妮薇。
小强
关于Webflow是不是设计工具那一段实在是太精彩了。反复听了好几遍,并且翻译成英文分享给海外的同事们。

之前我也从事Low-code领域,参与过类似工具的设计。一度对Webflow的定位以及它对设计师来说意味着什么感到费解。

“设计的过程是百万次的微观迭代”这个观点实在是鞭辟入里。这种迭代我几乎每天都在经历,但从未从这个角度审视过。Webflow的逻辑缺陷注定让它在本质上就不是面向设计的工具。由此可以延伸出很多关于产品vision层面的思考。

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好多年,总算找到了满意的答案。

谢谢嘉宾,谢谢JJ!
Wentin姐的迷弟一枚
关于Wentin在描述Figma收购案和Flash死亡两个观点上发表一下意见。

首先提到了“微软在收购Slack失败后用Teams逆袭的成功来说明Adobe可以不必收购Figma,因为Xd还是有机会的”其实是两件事,因为微软收购不成竞品然后决定自己推同类产品最后失败的例子太多了,大家可以看一下Killed by Microsoft。还有,为什么Xd就是有机会的。

然后是在Flash上,Wentin说“如果当年Flash如果更新底层代码,使用canva等 (或许能咸鱼翻身)”之类,这就是“如果当年IE使用Chromium的话”和“如果诺基亚当年直接使用安卓的话”类似的观点,可以想象但没用啊。而且嘉宾还不忘怀念赞美设计师在Flash上设计的方便,可是Flash是有性能问题和安全问题的啊。觉得现代前端开发的确复杂,但我觉得在网页的可交互性/迭代方便/后端数据连接等上,Flash是没得比的。最后还不忘提到行业政治因素带了一下苹果,我只想说Adobe如果在Flash一战上赢了,那么Adobe真的会大方地让Flash惠及你我吗?

最后想说Adobe收购了Figma,有个最大的受益者就是:欧洲传统行业的企业。我的前两个东家都是世界500强的传统企业,安全团队不允许使用Figma,只允许使用Xd,因为很多传统行业的企业都是和Adobe有partnership的,企业内部设计数据的安全也有Adobe CC做保证,然后决定使用什么工具的那群人往往不懂设计工具,设计师又没开发工程师的权力,所以很多公司就规定只能使用Xd。“又不是不能用”。这就导致了设计团队吐槽Xd设计效率低,内部不想用但公司又不让用Figma,最后有人离职跳槽去了使用Figma或者Sketch的公司。当然从去年跳槽找工作面试就很开心地看到很多传统行业的巨头都在转Figma了。

最后想问一下:Adobe这近10年有什么是自己开发的产品然后变成新的现金牛的吗?
wentin
感谢长长的评论。你的很多论述都是从逻辑上出发的,我也从逻辑的角度缕一缕。
对于“如果...那么..”这类平行世界的想象,我们无法断言在一个已经不会发生的假设条件下,世界一定会按照某种轨迹运行。我们讨论的只能是可能性,不是确定性。那么微软收购Slack失败开发Team成功的案例,证明有另一条路的可能性,即如果Adobe不买Figma,继续发展Adobe XD,有其可行性。微软其他推同类产品失败的例子,也无法证明,Adobe继续发展XD会失败一定会发生。对于一定性的断言,有一个反例证据即可以反驳。但对于可能性的断言,有一个正例证据就可以支撑起来。是这样的一个逻辑关系,也是为什么我举了微软team的案例的原因。
对于Flash的讨论,也是一种对平行世界的幻想,诚然在你所说的实用角度这种讨论是没用的。世界已经没有按照这条路这么发生了,多说无益。我个人对因为公司间竞争,用争斗的手段,而不是产品本身质量优胜劣汰的手段让一款产品消失,是让用户承担损失。Apple斗垮Flash,Adobe买断Figma,都是被我这种观点批判的对象。在这些事件的结尾,都是赢家经济上受益,输家总是广大用户群体。
我在最新的一期newsletter展开阐述了这种观点:https://build.typogram.co/p/startup-investment-vehicle
Flash的性能问题和安全问题都并非无解,也并非导致Flash死亡的直接原因。我认为Flash继续存在就是惠及你我了,有选择比没选择好(同理,Figma/XD有竞争比没竞争好)。更何况并没办法排除Flash通过自身优化,给canvas提供优秀工具链条的可能性。到今天,Canvas的工具链条还是乏善可陈,网页也因此失彩。

你说的Adobe收购Figma的受益者,我没有什么意见。但这在用户版图里,属于比较细小的角落了。

Adobe最近10年自己开发的设计工具产品里,XD是其中佼佼者,年收入1500万美元,其他还不错的一个是Adobe Spark(现在改名Adobe Express), 对标Canva,另一个产品Adobe Fresco,对标Procreate。这其实也是另一点我也许在这期里没有讲清楚的一个个人观点,Adobe作为一个创意软件帝国,需不需要在每个产品品类都必须拥有行业第一的产品?我认为不需要,也做不到。Adobe的优势是对每个创意领域都有产品形成生态链,UX领域需要覆盖,XD已经很好的实现了这个历史角色。正如Apple的操作系统必须要有office套件,但apple的office套件不是第一也可以接受。
monmon
听完继续来评论。
这一期确实感觉很轻松。
特别是忠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是不是这3个里面年纪最小的。好奇。

随便来谈一下自己的经历,工作接近13年,换了6家公司,目前正在第六家工作5年中。。。
和JJ一样,没有毕业过,不过实际上也有过焦虑感,在中间的时候,有2家公司有状况的时候,我就自己选择主动离职了,在这个过程中,确实有Paul一样的情况,从原来只能接受这样的渠道到什么平台都试试吧,万一呢。
就是这样的心态,确实在智联找到了现在的公司,挺好的,很幸运。(所以什么平台都试试挺好的。)

自己感觉焦虑的原因不仅仅因为现在的大环境,还有就是对于年龄,家庭,实力,投入工作的精力,各种因素的环比中,对自己的竞争力比较没有信心。

不过环境不能由我们决定,自己还是可以由自己决定的。

在暖暖的“正能量”氛围中结束本次对寒气的评论。
下次评论再见,不确定是几周。
门门
确实,我听到「设计的过程是百万次的微观迭代」这个角度的时候也 shock 了一下,这个类比太好了。以前确实是没有从这个角度想过,很有启发。
很多所谓「设计思维」、「工程思维」都不如这个「以设计师的立场」来思考问题来的核心。
华夫饼
寒🚗来🌶️,秋老师你看到了吗,期待你的诗作。
_Moking_
听说支持markdown
日本街头的图形标识
10 10
monmon
小主播,请常常更新哦,不要和你的baba(第三声)和叔叔(第三声)学。
monmon
上周谁说库存已经没了的。
要不是每天有固定点开常看标签的习惯。
都很难发现的好么。

偶尔鼠标滑过,想想,不用点开了,估计下次更新还要好久。

这是听之前的留言,一会听完再来分享感受。
monmon
前面留言的时候还没看,刚看了,开屏“古代”,差点笑死。
monmon
为了新的状态,决心开始培养看之前评一条,看之后评一条的良好习惯。
另外看了更新时间。想说,注意身体。
_Moking_
# 原来不能实时预览
## 考古的时候再回来听一遍
> 感觉*markdown*格式都没啥人用
(自己提交的评论原来不能删除)
日本街头的图形标识
10 10
秋阳
过得开心哟!开心是最重要的本领。
尚小婷
对于刚通知被裁员的我,真的非常应景了
monmon
一条常态化留言“嗯?竟然悄悄的更新了。”
monmon
竟然连续三周更新了。
明明上一期还说对播客的热情……
果然,男人的嘴。
啊呸。
很棒棒哦,继续保持哦。(微笑脸)
中央广播电台
可🐜可🐜
匿名听众
台庆不得整一期
匿名听众
虽然大家表现的很喜气,但是还是能感觉到寒气😅
E2
这期好,听了 2 次,分享了 3 次,虽然标题里有 Figma 但其实将 Figma 的内容并不多,倒是创业伙伴选择的这段听得非常有感触 ~ 感谢 JJ 和嘉宾 ~
匿名听众
周三会更新,也会不更新,只有周三才会更新,温润你心~
匿名听众
哈哈哈,喜迎更新,不择手段~
联系 & 关注
注册登录